国家大剧院演出信息 门票订购
 当前位置 >> 我要购票网 >>剧院专题 >> 资讯

新制作国家大剧院演出歌剧《西部女郎》迎来首演

来源: 互联网 日期: 2019-09-03 10:19:53
     2019年8月20日,国家大剧院演出全新制作的歌剧《西部女郎》迎来首演,这也是这部普契尼歌剧经典在诞生一百多年后,首次亮相中国歌剧舞台。普契尼笔下动听但又充满戏剧性的音乐,仿如“西部大片”的舞台视觉,中国、意大利两国歌剧艺术家在舞台上的精彩演绎,为观众诗意重现“淘金时代”的爱情与忧愁。

 
国家大剧院全新制作的歌剧《西部女郎》迎来首演。高尚/摄
  一段短小但精致的序曲,将观众带到黑暗艰辛的矿工世界。当“淘金”的场景渐渐隐去,波尔卡酒吧开始恢复生机,《西部女郎》的故事也就此展开。剧中富有美国民谣风格的思乡曲、矿工们争风吃醋的激情打斗、警匪之间扣人心弦的追捕等,让这部歌剧充满了西部的狂野气质。与此同时,“女一号”明妮与治安官兰斯、盗匪头子约翰逊以及矿工们之间的情感纠葛,以及矿工们对于“盗走”明妮的约翰逊的宽恕,也让这部歌剧的情节十分耐人寻味。

 
意大利著名歌唱家阿玛丽莉·尼扎以纯熟的演唱技巧和表演,刻画明妮的泼辣与纯情。高尚/摄
  执棒该剧的意大利新生代指挥家安德烈·巴蒂斯托尼激情诠释该剧充满戏剧张力的音乐。意大利著名歌唱家阿玛丽莉·尼扎以纯熟的演唱技巧和表演,刻画明妮的泼辣与纯情;饰演兰斯的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克劳迪奥·斯古拉则将治安官的“权威”、傲气与嫉妒表现得淋漓尽致;有着“世界第四大男高音”之誉的歌唱家马可·伯帝,以极富金属光泽与力量的嗓音,咏唱出江洋大盗的彪悍与深情。与此同时,国家大剧院驻院歌剧艺术家、众多优秀中外青年歌唱家以及国家大剧院合唱团,也在舞台上有着上佳表现。这部被认为是普契尼音乐上最复杂、变化最丰富的作品对乐团充满了挑战,安德烈·巴蒂斯托尼表示:“这部歌剧的音乐很有难度,乐团不仅为演唱伴奏,更是氛围的营造者,我非常喜欢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他们对音乐的反应很敏锐并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在排演过程中他们发挥了几乎所有的能量。”
 
在舞台视觉方面,萨迪厄斯·施特拉斯伯格巧妙地将舞台与多媒体视觉相融合。高尚/摄
  在导演、舞美设计萨迪厄斯·施特拉斯伯格看来,《西部女郎》的音乐非常“电影化”,因此,在舞台视觉方面,萨迪厄斯·施特拉斯伯格巧妙地将舞台与多媒体视觉相融合。西部风十足的酒吧与荒蛮的西部山野、被影像放大的明妮与兰斯扣人心弦的赌牌场景、大雪弥漫的山中小屋、神秘阴森的西部丛林等,都因舞台与影像的巧妙融合而更富视觉冲击力。在“好看”的同时,萨迪厄斯·施特拉斯伯格也以强烈的明暗对比、空空如也的铁箱山、隐藏明妮秘密的小屋等,表达出他对于“淘金热”以及歌剧情节的深刻思考。该剧结尾的处理也是别具一格,与情节中“明妮与约翰逊告别加利福尼亚”不同,萨迪厄斯·施特拉斯伯格在舞台调度上,将其处理为加利福尼亚远离明妮与约翰逊,从而使结局更富意味。
  在首场演出之后,本轮歌剧《西部女郎》还将于22日、24日和25日继续精彩上演。
国家大剧院于8月20日国家大剧院演出的普契尼歌剧《西部女郎》,是继《图兰朵》《艺术家的生涯》《蝴蝶夫人》《贾尼·斯基基》和《托斯卡》之后推出的第六部普契尼歌剧,距此前最后一部推出的《托斯卡》已时隔八年有余。
  国家大剧院演出歌剧《西部女郎》以19世纪中叶美国淘金热时期的加利福尼亚州为背景。作为标志着普契尼创作生涯进入晚期阶段的作品,《西部女郎》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普契尼1907年的美国之旅。这一年普契尼前往纽约观看他的歌剧《蝴蝶夫人》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演出,期间他观看了剧作家大卫·贝拉斯科的剧作《金色西部女孩》,于是普契尼受大都会歌剧院委约的歌剧新作品便成为了《西部女郎》。正如《蝴蝶夫人》中的日本音乐元素、《图兰朵》中的中国民间音乐主题那样,善于运用“异域音乐元素”的普契尼在《西部女郎》中顺理成章地取材了许多美国民歌的音乐片段。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国家大剧院演出《西部女郎》的故事是一部典型的悬疑片,男主角约翰逊的真实身份是一个令人谈之色变的江洋大盗,却不失纯良。剧情在他的身份被揭露并最终被抓捕,以及男女主角的感情变化中,以双重线索推进。此次执导国家大剧院版《西部女郎》的导演萨迪厄斯·施特拉斯伯格是一位近年来备受瞩目的歌剧导演,在这一版《西部女郎》中,我们可以看到施特拉斯伯格典型的个人风格:层次多元而复杂的舞台,清晰的叙事逻辑,以及繁复的场景调度。
  第一幕酒馆中是人物较多的场景,施特拉斯伯格的调度能力也在此得到了展示,诸多人物的舞台定位和性格展示清晰而立体,大闹酒馆的场景既展现出了喧嚣又极具章法。第二幕剧中主要角色之间的关系与情节错综发展,导演将山中小屋以剖面的形式面对观众,于是,无论是男主角约翰逊身份的水落石出,还是警察对他的抓捕和隐匿,抑或剧中人之间的情感变化,都如抽丝剥茧一般得到清晰而鲜活的呈现。
 
  担任指挥的是意大利指挥家安德烈·巴蒂斯托尼,这位近年来在歌剧领域声名鹊起的“80后”指挥家二度在国家大剧院执棒歌剧演出,并再次展现了名副其实的音乐造诣。普契尼为《西部女郎》创作出了浓墨重彩的管弦乐篇章,乐队部分是全剧音乐的核心推动力,指挥了这部歌剧世界首演的指挥大师托斯卡尼尼,也因此将这部歌剧称为“一部伟大的交响音诗”。在巴蒂斯托尼的指挥下,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的演奏富有气势而又充满细节,音乐的流动性和得当的张力体现出了指挥家巴蒂斯托尼对于乐团的精准掌控能力,为此次堪称上乘的歌剧演出奠定了良好的基调。
  在歌唱方面,此次国家大剧院演出《西部女郎》邀请到了出众的普契尼男高音马克·伯帝出演男主角约翰逊。普契尼在创作《西部女郎》时,便已确立了歌剧首演时的男高音将是传奇男高音歌唱家卡鲁索,因此在男高音角色的写作中有不少量身定做的意味,也潜在地为约翰逊一角设立了难以动摇的标准。作为当今一线普契尼男高音,马克·伯帝稳定的音准和干净并具有穿透力的音色为这一角色增色不少,第三幕著名的咏叹调“请让她相信我自由地去到远方”的演唱也称职完成。
 
  饰演女主角明妮的女高音歌唱家阿玛丽莉·尼扎富的音色虽然少了些许光泽,但其中所具有的戏剧性极富表现力,形象地演绎了明妮这一内心起伏极大的角色。美中不足的是,她的音量稍逊,而她的特点也使其在第一幕的咏叹调“幼年时在索列达德”轻松过关,但在第二幕和第三幕一些极具戏剧冲突的段落中不那般抢眼。
  剧中的另一重要角色,治安长官杰克·兰斯的饰演者——意大利男中音克劳迪奥·斯古拉,曾在许多著名歌剧院出演这一角色,在此次《西部女郎》的演出中,斯古拉稳定的演唱和生动的舞台表演令人印象颇深。作为一部配角较多的歌剧,此次参演《西部女郎》的其他中外歌唱家们也均有着胜任的表现,共同确保了这一版国家大剧院演出《西部女郎》全新制作所应具有的品质

 

版权所有 我要购票网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真诚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京工人体育场21看台2092室。订票电话:4007763721 京ICP备14049083号-3
备案信息  网络行业协会  支付宝商家